后疫情时代这次迫不及待的春游,让我更懂了雪铁龙的浪漫飘逸

车动力

2020-05-07 17:21

五一节之前,2020东风雪铁龙"天逸旅行家--不负春光'逸'起行"试驾活动在四川举行,这也是我今年参加的第一次跨省大型试驾活动。疫情期间,许多社会经济活动放缓甚至停滞,好久没有参加活动,竟然还有一丝兴奋.同时,也为东风雪铁龙及时复工的魄力点赞,要知道这次的试驾车都是来自武汉的东风雪铁龙工厂,这次活动前期的各项准备沟通协调工作着实难度不小。

这也不是一次普通的试驾活动,各个环节,有的契合了品牌文化和产品调性,有的契入了积极的社会人文意义,更感受到主办方的用心。

咖啡老爷车留驻经典时光

在成都闹市区悠方广场出发时,大家被一辆雪铁龙老爷车改装的咖啡车所吸引。原来,这是一辆1971年产的雪铁龙TYPE H老爷车,如果稍微对汽车历史有些了解,就会知道它的经典程度不亚于大众T型车。TYPE H作为一种轻型多功能卡车,可以理解为二战后的法国人的五菱宏光,该车自1948年起至1981年生产总量为473,289辆。

极强的坚固性,简洁且良好的人体工程学,多功能性的实用价值是TYPE H最初的设计原则。为了满足其坚固性需求,车身采用了来自Junkers Ju 52(二战中德军最为坚固耐用的运输机)的波纹铝蒙皮。除了皮实耐用,充裕的空间,强大的扩展和改装潜力,也让TYPE H有了警车、消防车、炊事车、冰淇淋/啤酒/咖啡/披萨售卖车、旅行房车等多种特种衍生车型。从这台咖啡车身上,我们被其复古的经典气息所吸引,也感受到雪铁龙这家欧洲百年车企的悠久历史和品牌的文艺腔调。

明媚春光中的四川,开着法系车是件惬意的事

离开成都,往川北方向进发,在春末的五月之前,阳光介于和煦与灼热之间,路边的植物生机盎然,空气里都是活泼清新的味道,这也呼应了试驾的主题“不负春光‘逸’起行”。我们这次全程驾驶的是雪铁龙云逸C4 AIRCROSS 百年款,从成都到北川,一百多公里的路程,经过市区、高速和国道,县道,再次感受到法系车的底盘功底和操控乐趣。

这台云逸C4 AIRCROSS搭载1.2T(尾标为230THP)三缸发动机,匹配的变速箱从此前的6AT变为6DCT(6速双离合),底盘结构为前麦弗逊后扭力梁……哈哈,我知道,看到这里,很多键盘侠就开始喷了。但车好不好,开了才知道,没有绝对的标准,更不能主观想象云评车。所以对于这次试驾,重点说说感受最深的地方,就是法系车的操控。

云逸C4 AIRCROSS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像一台小型SUV,更像是一台加高了底盘,提升了视野和坐姿的两厢轿车。它虽然并没有很强烈的战斗感,但无论看上去的外观颜值,还是驾驶起来的机械沟通回馈,都让人十分愉快,是一种活泼和沉稳兼具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它名字里,逸字的精髓。的确,车是用来开的,如果开起来沉闷无趣,甚至拧巴别扭,就算其他地方做得再好,那还能叫好车吗?

虽然是三缸发动机,但动力输出,噪音和振动抑制已经足够优秀,或者说已经不是什么问题,基本上不去刻意注意,你都会忘了三缸四缸的概念。双离合的匹配也比较不错,没有明显的顿挫和延迟,甚至我一开始都忽略了这事儿,一直以为还是以前的6AT。再说扭力梁的问题,其实结构是一方面,调教同样重要,有的车后轮是独立悬架,可开起来依旧别扭,纽北前驱王雷诺梅甘娜RS也还是扭力梁呢?所以还是要看疗效。

实际上,230THP这款发动机应用了PSA集团先进的湿式正时皮带、超大调节范围双VVT、电控全MAP变排量机油泵、解耦式平衡轴齿轮等领先技术。因此在2015-2018年,连续被《Engine Technology International》评为全球十佳发动机之一。

北川老县城地震遗铭记伤痛,珍惜今日阳光

来得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比起我曾去过的汶川映秀遗址,这里的震撼程度更加强烈。偌大一个县城的城区,整个遗址基本上得到完整保留,一方面是作为科学研究(如不同结构建筑的损害程度),另一方面也是祭奠缅怀逝者亲人,很多遗骸就埋在废墟下。最让人痛心的是一处山坡下乱石里,谁曾想,里面就埋着被山体坍塌掩盖的当年200多名北川中学师生……哎,人在现场,眼泪就忍不住。

其实,今年的疫情和当年的地震一样,都是空前灾难,都是国家民族的巨大伤痛,但我们每个躲过的人,活着的人,不正应该更加珍惜生活吗?山川永纪,我们缅怀逝者,不忘过去,也是为了更好的前行,这也是东风雪铁龙积极复工,组织策划这次春日阳光之旅的意义。

欣喜的是,在全国人们的努力奋斗之下,经历了地震和疫情之后的四川各地,春回大地。在和当地人的闲逛交谈时,在羌族特色篝火晚会之中,我感受到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希望。也买了一点当地特产,苦荞茶和羌山红茶,虽然只是给当地经济做一点微薄贡献,但也是从这儿带回去一份美好回忆,和一份祝福。在办公室,我一边喝着这廉价却味道不错的红茶一边写稿,一边又回想起北川的高山小河,乡亲们的方言和笑脸。

李白故居,追寻“逸”字真谛

次日来到临近的绵阳江油,中国最伟大,最知名文学家,诗仙李白故居。关于李白的出身一直存在争议,据传他出生在吉尔吉斯斯坦一带的中亚地区,又从大西北方向迁徙到了四川长大,而江油市青莲镇则是根据记载最确切的李白成长的地方,李白青莲居士的别号也就是这么来的。也许正因为李白有着粗犷豪迈的大西北血统,又在富足安逸的天府之国四川长大,所以他的性格和诗文中,桀骜放荡和清新飘逸兼具,正如他的诗句——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这也和雪铁龙天逸、云逸的“逸”,以及这个法系品牌DNA里的浪漫个性不谋而合。实际上,陪伴我们两天的这台云逸C4 AIRCROSS,它十分个性的外观内饰,有点萌的气质,我甚至觉得它好像一台MINI 。但这么一台有个性魅力的车,为什么销量却不够理想呢?

健康多元的车市需要百花齐放,期待法系车重回赛道

一方面,个性是把双刃剑,毕竟中国汽车市场还不成熟,无论是购买力还是文化属性,比如对汽车的理解,对自身个性的彰显表达,都还没有发展到每个人可以完全追求浪漫的程度,这也是很多比较中庸的车销量却很给力的原因;再一个,作为充满个性的品牌,雪铁龙既应该充分放大传播和其他汽车品牌的差异化,以及自身的鲜明调性,品牌文化,同时也要注重本土市场消费者的一些具体喜好和需求。

这次试驾的车型主要是云逸和天逸,媒体们基本上分为两派,一派是我这样,对雪铁龙的设计个性和操控乐趣非常认可喜欢,一派则觉得个性得有些固执,又嫌一些设计和配置,如储物空间、车机系统等地方,还有再完善改良的空间。此外,对于沟通会上,厂家强调的雪铁龙主打“舒适”的定位,也有不少媒体(包括我),认为在定位和传播上不够鲜明特色,也还值得商榷。

后疫情时期,全面有序复工,社会经济在恢复活力,近年来有些不振的法系车也在积极复苏。我们期待东风雪铁龙精神抖擞重回赛道。

分享到微信 复制链接

相关车型

雪铁龙C4 Aircross

指导价:19.98-27.98

查看车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