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人】“因为热爱,我选红旗”——华侨会长成为日本首辆红旗SUV车主

汽车人传媒

2022-05-13 18:39

对于在国外打拼创业的华侨们来说,红旗有着独特的意义。在赵会长心里,红旗车代表的是热爱,是对中国制造的肯定。

文/《汽车人》田草

“选红旗,是因为热爱。”

千言万语,不如一句朴实的陈述。作为日本首辆红旗HS7车主,当新车钥匙交到手中之时,日本大阪华侨总会会长赵知理先生的喜悦与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日本大阪华侨总会会长 赵知理先生

2022年5月10日,是红旗品牌值得铭记的一天。经历了一番波折后,红旗品牌首款SUV HS7在日本市场终于交付用户。中国自主品牌豪华SUV开始在东瀛大地上飞奔驰骋,展示中国汽车工业成就,凝聚华夏游子的热爱。

红旗HS7是新红旗品牌2018年“再创业”后推出的旗舰级SUV,于2020年8月底在华上市,集合了品牌最顶级的技术配置。

红旗HS7整车尺寸为5035毫米×1989毫米×1756毫米,轴距达到了3008毫米。赵会长选择的高配车型,装备有V型6缸3.0T涡轮增压发动机,配备8速自动变速箱,最大功率248kW,最大扭矩445N·m。

在智能四驱的基础上,红旗HS7为车主提供了8种个性行驶模式,再加上配备了可调节的7座乘坐空间,可以满足多样化的用车需求。

一个纪念日

为了记录这一时刻,笔者全程见证了这辆红旗HS7,从验车上牌到交付用户的全过程。

5月10日上午11点,笔者在日本大阪難波(なにわ)机动车检验登记所,与红旗品牌日本大阪经销店的投资人王力先生见面,亲眼目睹了将记入史册的这辆红旗HS7的尊荣。

红旗品牌日本大阪经销店投资人 王力

沐浴阳光的黑色车身、通透的红色旗帜,闪闪发光的立体刻字……让这辆车长超过5米的大型豪华SUV在停车场上气质独具。

正是因为其意义非比寻常,这次红旗HS7的检验、上牌业务全部由王力先生亲自办理,确保车辆能够准时无差地交付用户。

经过一系列填表、提交文档、文书办理、支付保险等流程,期待已久的那两块车牌终于在下午3点左右拿到。

在安装车牌的过程中,王力一边俯身拧着螺丝,一边对笔者说:“日本第一辆红旗车恰好是在去年的5月10日上牌交付的……那是一辆红旗H9,跟HS7一样气场十足的大型轿车,也是我亲手办理的全套手续。”

值得一提的是,5月10日还是王力本人的生日。去年和今年,王力和日本首辆H9、HS7都共同度过了各自的“生日”,也是十分令人感慨。“我连着两年的生日,都有红旗车陪伴,我跟红旗是真的有缘。”

与红旗同龄

下午17时许,这辆经过完全整备的全新红旗HS7,来到了主人身边。

日本首位红旗HS7车主是日本大阪华侨总会现任会长、祖籍山东的第二代华侨赵知理先生。

赵会长中等身材,眉宇间流露的都是安详亲切与山东人特有的直爽。见到爱车,赵会长即使戴着口罩,也难掩喜悦之情,在笔者的陪同下围着爱车,连续不停地合了十几张影。

赵会长生于1958年,同年8月1日,中国首款豪华轿车下线,并在第二天被命名为“红旗牌”汽车——赵会长是不折不扣的红旗同龄人。

在经过王力对基本功能的精心讲解说明后,红旗HS7的车钥匙被交到赵会长手中。至此,日本首辆中国品牌、中国制造的豪华SUV的交付工作正式宣告完成。

车辆交付完成之后,首位车主赵知理会长也在自己经营的“枫林阁”中华料理店内接受了笔者的独家专访。生在日本的赵会长,中文并不是十分流利,但他依然坚持使用中文完成访问,相对简单扼要的表达更显铿锵。

“选红旗,是因为热爱。”在谈到将自己的奥迪车卖掉,换成红旗HS7的原因时,赵会长很直接地给出了答案。他表示,红旗对于在外国打拼创业的华侨们来说,有独特的意义。

赵会长曾经拥有过奔驰、宝马、奥迪等传统豪华品牌汽车。但用他的话来讲,那仅仅是喜欢。与红旗相比,所倾注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在赵会长心里,红旗车代表的是热爱,是对中国制造的深沉热爱。

在赵会长年幼的时候,中国国力不强,在日本生活的华侨也常受到冷眼与嘲笑。改革开放后,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在愈发宽松的社会背景下,聪明才智得到了极大的激发,从经济建设、产业升级到现代化演进,创造了令世界瞩目的“中国速度”。

赵会长人在日本,但疫情前也经常回到祖国,亲眼见证祖国的快速强大。

“我是中国人,我看得到中国正在越来越好。”虽然出生在日本,但赵会长一直手握中国护照,并以中国国籍为傲。

当赵会长得知红旗HS7能够满足自己的7座需求时,他毫不犹豫地把手中的奥迪Q7卖了,订购了第一辆红旗HS7。“(来自)中国的车,我是中国人,我一定要买。”

满溢着对祖国的热爱,和对中国汽车工业的认可,赵会长对红旗HS7的产品价值非常满意。

虽然相比劳斯莱斯等奢华级轿车,红旗仍然存在差距,但赵会长相信未来中国汽车一定会越来越好。他期望红旗能够带领中国豪华车一步一个脚印地持续进步,早日与劳斯莱斯比肩。

1958年出生的红旗同龄人赵会长,今年已经64岁,他在订购红旗HS7时曾经动容地表示,这或许将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辆车,一辆中国车、祖国车、母亲车。

而在新车交付后,赵会长又说起了这一期待,同时也对红旗汽车、中国汽车工业表示了强烈的信心。

最后一块拼图

赵会长在微信朋友圈中多次提到开中国车、喝中国酒、吃中国菜的梦想,如今终于得以实现,而完成他中国梦的最后一块拼图,就是红旗HS7。

自2018年起全面整装后,新生的红旗品牌已经在中国市场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奇迹。

2018年红旗品牌新战略公布时定下的“2020年10万销量”的目标,在彼时已经翻倍完成。“2025年30万辆”远景也在2021年提前4年达到。与重生前相比,新红旗品牌用三年时间完成了42倍的业绩爆发,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红旗汽车在中国市场的亮眼表现,也让旅居海外的华人华侨趋之若鹜。当初首辆登陆日本的红旗车——红旗H9交付后,就引起了包括本地汽车行业在内的日本舆论界一片惊叹,甚至激发了大量热议,那辆红旗H9颇有成为日本当地网红车的趋势。

如今红旗HS7在日本的成功上牌交付,让红旗汽车在日本华人圈的影响力更加立体与深远。进口、左舵、豪华配置,也让红旗品牌在日本市场一步跨进了高端车的行列。

无论是在华人圈,还是在日本社会,红旗车主这一特殊身份,都将进一步向高端、奢华、高贵靠拢。

“红旗车,只是有钱不一定买得到。”赵知理会长显然对红旗车的历史有着深刻的了解,再叠加上对祖国的深切感情,这份源自热爱的情愫将会在未来联结着他与他的爱车。

看着中国一天天强大起来,中国汽车一天天成长起来的红旗同龄人,如今已经成为了将被记录进红旗品牌发展史的重要车主。

日前,在中国一汽集团誓师大会上,红旗品牌提出了“高举打造高端民族汽车品牌旗帜,攻坚克难,全力拼抢”的目标,期望能够成为国之骄傲、民之自豪,让世界看见的中国汽车。

近年来中国一汽海外事业开拓加速,百尺竿头力求更进一步,必将不负全球华人华侨对“红旗”这两个字的热爱与期待。

画家徐瀛为赵知理会长作画留作纪念

【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传媒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微信 复制链接

相关车型

红旗HS7

指导价:27.58-46.33

查看车型